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
昔日的玉门关,今日的河西史

昔日的玉门关,今日的河西史

带你分享旅途中的那些事

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。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

——《凉州词》

这是每一个来到玉门关的人都会吟诵的古诗,尤其是目睹了在风沙中残存的玉门关之后,更会有壮士悲歌之感。但,王之涣吟诵下的《凉州词》,那悲壮苍凉的情绪,让人难以拒绝对这座古老关塞的向往。

玉门关是目前敦煌地区最古老的一座城池。它是开拓西域的前沿堡垒,又是丝绸之路通商口岸,负责征税、缉私、保护商旅的安全。

玉门关遗址地处河西走廊最西端疏勒河南岸,在戈壁、荒漠、河流、湖滩共同组成的自然地理环境中。位于敦煌市西北约90公里,西距罗布泊东部边缘约150公里。1907年4月,英国人斯坦因在小方盘城遗址发现了那枚标明“玉门都尉府”字样的汉简,认定这里就是玉门关所在地。1943年10月,考古学家夏鼐、阎文儒又在这里发掘出写有“酒泉玉门都尉”字样的汉简。此后,史学界认定这里就是汉代玉门关。

在玉门关游客中心的玉门关遗址展厅,展馆顶部是以玉门关古遗址周围出土的汉简为原型设计的,每一枚汉简上都有编号和文字内容,以西汉中晚期和东汉早期出土的居多。

1906年,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在新疆民丰县北部的尼雅遗址发现了少量汉简。次年,他又在甘肃敦煌一带的一些汉代边塞遗址里发现了700多枚汉简,这是近代初次发现的汉简。此后陆续有新的汉简出土,至今共发现4万余枚。1979年,考古工作者在敦煌小方盘城以西的马圈湾汉代烽燧遗址里发现汉简1200余枚。

敦煌汉简

乘故隧,昌念毋钱、衣寒、昆弟不肯来相视,恐冬寒冻死,等死,不所归死

敦煌汉简作为古老丝路上的重要遗产,具有多方面的文化价值。从书法文化角度来看,这批汉简普遍具有较高的书写水准,保存了汉代书写的第一手墨迹材料,很多简牍的书写既有汉字书写的规范性,又颇具书法艺术性,具体展现了隶变、草化、楷化等字体演变过程,在汉字字体演变与汉字书写艺术方面均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,是汉字书法文化研究的重要史料。

敦煌汉简

此为2000年前一封书信,写信之人希望收信者“寒时幸近衣、进酒食“,虽为客气之话,但寒冬腊月里还是很受听。

敦煌汉简多发现于敦煌悬泉置和烽燧的遗址里。有的是屯戍吏卒所遗留,有的是当时作为垃圾而抛弃的。西北地区缺少竹子,已发现的简绝大多数是木简。从形制上看,除一般的简以外,还有两行、牍、觚(多面棒状木条)、符、券、检(有覆盖文书、书信用的,也有封存物件用的)、签等等,种类颇多。从内容上看,主要部分是公家的各种文书和簿籍,还有与吏卒生活有关的私人书信、衣囊封检、历谱、医方、占书、九九表、字书以及其他书籍等等。汉简的有些内容,如某些诏书和中央机关发的公文,本来就是面向全国的。因此无论是研究汉代的西北边塞地区,还是全面地研究汉代史,汉简都是十分重要的史料佐证。

敦煌汉简的内容多与屯戍有关。敦煌酥油土简文 "四月戊午敦煌中部都尉过伦谓平望、破胡、吞胡、万岁候官写重案候官亭燧"。表明了敦煌中部都尉下属四个候官的名称和系列。

敦煌马圈湾简文"玉门部士吏五人、候长七人、候史八人、燧长廿九人、候令史三人"。提供了玉门候官掾属的称谓与人数;关于出入关门的简文为探讨玉门关的地理位置提供了新的线索;另有许多简文记载了当时与西域的往来,所见国名有"车师"、"焉耆"、"乌孙"、"尉犁"、"鄯善"、"卑陆"等。

敦煌汉简

汉简一组

著名的“敦煌汉简”就是从长城沿线的烽隧遗址中出土的。在长城周围及敦煌悬泉置发现的这些汉简,它为研究我国汉代河西地区乃至全国政治、军事、经济、文化等提供了新的重要资料。

 

玉门关经过漫长历史的无数次变迁,其原址已经变得虚幻,而玉门关已经成为历史的符号,永不磨灭。

回首玉门关,阳光下仍是一片苍凉,但有着中国人的怀古情感和西行执念。

历史的长河在流动,我们的保护从未停歇。保护好遗迹,就是保护我们的文化根脉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60937.com/article50031549249247.html